104、番外

小说:终极蓝印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9-01-16 05:42字数:331782

番外一胡队PK苏老爹(上)

天空晦暗,漫天大雪。西北风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呜咽不止。

站在风里的人都被吹得眼角通红,世界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国家,在这一天降了旗,丧钟像是回响在整个世界的上空,飘荡不止。

这也是……这一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乌托邦的真相被“选择性”大白了,在这场战争中阵亡的牺牲者名单被各大电视台滚动播出,事情已经过去,追究真相毫无意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需要记住那些英雄的名字,借着悲愤的力量继续爱生活爱拉芳就行了。

新闻在直播这场规格无比高的葬礼,苏承德抱着屠图图坐在沙发上,客厅里暖气很好,雪花打在窗棂上,把风雪阻隔在了外面,暖和的人都快要睡着了。

屠图图异常地沉默起来。苏承德的一只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像是给小动物顺毛一样一下一下地拍着。

屠图图攀着苏承德的胳膊,用小脑袋在上面蹭了蹭,像个小大人一样说:“哎哟我的妈呀,这回我可放心啦——对啦爷爷,早晨皇叔打电话说晚上回来吃饭。”

苏承德就问:“你放心什么啦?”

屠图图说:“不用东躲西藏了呗,以后别人问我,小孩你爸妈呢,我也可以正经八百地告诉他,他们是献身反恐事业了。您再问我点什么事,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芯片塔爆炸的地点距离苏轻他们很近,众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点波及,被送到了医院观察了一段时间,苏轻早不知道“听话”俩字该怎么写了,头天住进去,当天晚上就溜出去回了一趟家,苏承德悬起来的心这才放下。

连日的封锁、紧急通告、以及之后滚着播放的新闻都让老人心里十分不安,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苏轻一去无音讯,是和这些人这些事有关的,可上回苏轻回家,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就被一帮军医模样的人找到家里来,又给带走了。

之后有几个人跟他一起匆匆回来过一次,只放下些他常用的东西,说以后周末的时候回家陪着自己过,就茶还没凉,又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电话给叫走了。

前两天又有一批人过来,放下了一堆表彰,慰问英雄家属,还跟着记者。

苏承德愕然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成了“英雄家属”。

于是苏承德不动声色地问:“那是……怎么回事呢?”

苏承德试过好多次套这个小鬼的话,可是他发现这个还没上初中的小兔崽子实在是个猴精,每次都被他耍赖撒娇地给混过去。苏承德只养过苏轻一个孩子,一直以为小孩子的正常智力都应该像他那二缺儿子小时候一样,相比而言,他惊奇地发现,屠图图的智商实在是高于年龄平均水准。

屠图图就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沧桑颠三倒四地开始讲起来,讲灰房子,讲不知怎么就突然失踪的父母,讲那个奇怪的像田鼠一样把自己吊起来的叔叔,讲自己是怎么被托付给苏轻的,他们又是怎么从那个大高楼里跑出来,怎么遇上季爷爷,怎么一个一个地换名字流浪。

听得苏承德以为自己穿越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圆头圆脑的小男孩,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儿子真的丢了那么多年……丢得差点找不回来了。

这时,屠图图突然拉了苏承德一把:“爷爷爷爷你快看,是皇叔他们!”

电视上镜头一转,随后人群骚动起来,记者们像是一窝蜂一样地凑过去,好几个镜头闪来闪去,不远的的地方慢慢地停下了一辆越野车。

屠图图兴高采烈地说:“那辆车我认识,我还坐过哪。”

苏承德还没回过神来,跟着屠图图一起望向屏幕,就看见车门打开了,从里面跳出五男一女来。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响起来,说了什么,苏承德觉得自己一个字都没听清,他只是看着他们走下车,人群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有人敬礼,而苏轻全身裹在笔挺合身的大衣里,带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可苏承德仍然毫不费力地认出了他。

他的脊背毫不打弯,回礼的动作干净利落。稳重极了,只有垂下眼睛的时候,隐隐流露出一丝凌厉。

这是我儿子啊——苏承德觉得眼前有点模糊,忍不住偷偷抹了一把眼泪,然后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瞟了屠图图一眼,看见小家伙还在那自己兴奋完全没发现,这才放下心来。

“这小子有出息了么。”苏承德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说,然而他又生起闷气来,心想还是个不孝的东西,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连一丝风都没给家里透,简直太不把他这个当老子的放在眼里了。

秦落怀里抱着一束花,她上前两步,俯身放在了那块巨大的纪念碑前,然后归零队齐刷刷地向崭新的纪念碑敬了个礼。

退场的时候,在一边等候了好久的记者们才一拥而上,苏承德发现他那原来人话也不会说的儿子自然而然地站出来,接过了轰炸向这群人的问题,简直就像官方发言人一样,说话十分得体。

“人模狗样的——就是还欠点火候。”苏承德面露不屑地评价说,然后过了一会,问屠图图,“图图,这台新闻晚上还有重播没有?到时候记得提醒爷爷录下来。”

屠图图乖巧地点点头,等苏承德心满意足地转过身去,才咧着嘴无声地偷笑起来。

其实苏轻不是自己站出来的,是记者们围过来的时候,他一个不提防被身后陆青柏和方修两个贱/人一把给推出来了,然后他就只得保持着假模假样的微笑足足一个多小时,期间被要求摆各种pose以供拍照,感觉脸都快僵成木乃伊了,等他终于逃出来准备秋后算账的时候,才发现那帮混账早已经毫无压力地一哄而散了。

走过拐角,有车按了一下喇叭,苏轻一回头,就发现胡不归从车窗里冒出头来,对他招招手,苏轻气哼哼地爬上去:“就算你还有点良心。”

胡不归顺手揉揉他被雪打得湿漉漉的头发,小心地把车开出去:“晚上跟我去吃饭么?”

“呃……”苏轻顿了顿,“我可能要回趟家。”

他莫名心虚地看了胡不归一眼,沉默了半天,才解释说:“我当年跟我爸就是因为……闹翻的,所以……”

“我知道。”胡不归点点头,“那我送你过去。”

苏轻低下头,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最让他过意不去的是,胡不归还十分体贴地没把车开到他家门口,而是隔着两条街就停下来了:“你从这下车吧,还能顺便给家里买点东西回去,我就回去了。”

“回总部?”

“嗯。”

外面的雪好像更大了,苏轻看了一眼,几乎连视线都被阻隔住了,车窗上凝着一层白气,而车里的暖气很足,胡不归把袖子卷上去了一点,还露出下面的一节绷带的边,苏轻于是没下车,凑过去拽过胡不归的领子,低下头亲了他一口。

胡不归对此心里是十分有数的,他虽然不大善于说,不过也学会了怎么对付苏轻——基本上自己越“懂事”越体贴,苏轻心里就越内疚,于是他很享受地接住苏轻压过来的身体,一只手拖着他的腰,一只手贴在他的后背上,腻歪了好一会。

苏轻略微有些尖的鼻尖贴着他的侧脸,低低地叹了口气:“对不起,我回去慢慢跟他说。”

胡不归沉默地拍拍他的后背:“行啦,回去吧。”

苏轻爬起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胡不归又从后座上拽了一件更厚的棉大衣裹在他身上。

苏轻扣上帽子下了车,奔着不远处的超市走过去,就在快要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回了一次头,发现胡不归还没有走,防雨刷刷出了车窗上一小片透明的玻璃来,胡不归就坐在驾驶位上,手肘撑在一边,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背影看,发现他回头,就露出了一个略微有些模糊的笑容来。

苏轻脚步一顿,他忽然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回去,一把拉开车门,抓起胡不归的手:“走,跟我去超市,别回去了,今天住我家。”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