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逍遥门中逍遥子,酒肉林里酒肉香

小说:逐神记作者:埙声笛然更新时间:2019-01-16 05:33字数:215219

蒲州不大,也不小。

在那些高人眼里,千里之差不过咫尺,可在那些小民眼中,却是山高路远了。

蒲州那破城墙外之事传得飞快,却也没多少人在意。如今世道没几斤几两谁敢出来荡游?加之那群贼寇也死得其所,倒没几个人费心思去查那背着丑陋少女带着无臂侍从的公子哥是谁。

乱世当道,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还匀不过来呢,谁还有闲空去管他人事?哪怕是这蒲州那座已经没几人看重的庙堂,也仅仅只是派了几队精骑去收拾了残局,稍微加固了一下那面在高人眼中称得上薄纸的城墙,给这群市井小民上了点眼药就不了了之了。

再说那惹起了一番小风波的公子哥,也就是吴毅,如今已到了蒲州最为繁华的地段,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那高耸入云的塔山。

酒香、胭脂香,还有就是肉香……

香叠着香弥漫在整条大街,人山人海造就了这么一块不过‘寸土’的盛世繁华。街边无酒楼、少客栈,只有一楼挨着一楼的风尘地,无论男女皆可入内,不消多少元息就能买个一夜风流,当真是醉生梦死的酒肉林。

天下风流尽山塔,最是多情蒲北人,此话可没有半点作假。

只要入了这塔山方圆几十里,那便处处设有销金地,日夜通明天天昼,不管你走到何处,几乎都找不到几个不是醉得分不清天南地北的人。

而这一切,皆是因那塔山中人。

吴毅倒没再背着星蕊,只是牵着柔荑,在身边撑起无形气盾,挡住了那些纸醉金迷后见人就敢上去搂着称兄道弟,倒是少有人会对这里的女子口出荤言,原因很简单。

天下皆知,塔山下最风流的不是男子,而正是那些面首三千的女人。

男人终究是男人,再金枪不倒也经不起一个豪放女子的折腾,故而在这条基本只有女人调戏男人的大街上,除了那些初来乍道尚还憋着几分邪火不知怕的人,在这里稍微混过些时日的都不会再去主动勾搭哪个女子。

更何况如今不戴白纱遮面的星蕊称不上美貌,更是不会有人来叨唠。倒是面容俊朗气质不凡的吴毅惹来无数秋波,甚至有不少还带着余温的女子贴身衣己飘飘而来。

吴毅嘴角微挑,不去看那些举止豪放得过头的女子。暗运气劲将那些带着温香的女子贴身物吹飞到了那些醉汉头上。

其实在能在这归元宗脚下买醉的人,多少都有几分本事,来此一是为了风流,二就是躲避外头那漫天狼烟烽火了。故而有谁真能被这些牛都醉不倒的酒放倒?

只是,没有半个人用内劲逼出酒气。

来此,不就是为了醉么?

如今吴毅五感如何敏锐,都不用回头就能感受到星蕊那稍带幽怨却又极力掩饰的目光。

她是个弱女子,不仅修为弱,心也弱。她不敢去争,一是怕让吴毅为难,二是怕自己有朝一日成了妒妇,吴毅就不再这般待她了。

这区区弱女子,善良是真,经历几番风雨后却也不再如曾经那般单纯。不争不抢,才是真正的争抢。

然而她这些小心思,在如今已经半只脚跨过了神元的吴毅面前,根本隐瞒不了。他也不点破,这样的星蕊他更喜欢。

单纯的星蕊惹人怜爱,但单纯之余又带点小聪明的她,更有味道。

本想绕过这熙攘街道,奈何人实在太多,吴毅倒是可以用气劲把他们全推开,但那样实在太惹人注目了。

看了看不远处的塔山,然后他就用了种更惹眼的方法……

一行三人冲天而起,凌驾于空,高度犹高塔山。

这是他的狂傲。

“鄙人吴毅,慕名而来,望与归元宗主一叙!”不说求见,只言一叙,已经是将自己的地位摆在了并非晚辈的位置。

下头人头攒动,楼中床底羞人语顿止,街上那些八辈子打不着关系的‘兄弟’也默契闭嘴,纷纷抬头,数万人一起看向了那如君王驾临的男子。

无声之后再无声。

喧闹声犹要胜过风流街的塔山也陷入寂静,引得高空中的吴毅轻声一叹:“这便是归元宗的待客之道么?”

“家主。”身后吴天真杀气凛现,数把飞剑已从剑匣中射出,围绕在三人身旁。

“年轻人好大的架子啊……”山塔中传来一声嗤笑,像是一个中年男人,但声音乍听浑厚,却是余韵不足,透着虚浮。

此中门道,下头大街上的那些买醉客听不出来,吴毅怎可能听不出,当下心中猛沉。

敢和他搭话的,除了归元宗主还有谁?

可此人,为何内息如此悖弱?

心中刚刚涌现的一线杀机渐渐退去,倒是满腔疑惑涌了上来,当下不管那一个个飞出塔山的天元高手,带着吴天真朝塔山强闯而去。

“谁敢拦我世间便再无归元宗!”

一声冷哼,十六个天元强者纷纷止步,压抑着止不住的颤抖将剑入鞘。

归元宗被称作逍遥门,又有大剑林之名,天下神剑百有九十在归元,天下剑客万有八千归元出。可笑这个数千年前以万千真法雄踞一方,后被一大能毁去武术双阁,万法失传,后来倒是靠归元宗一位后人的剑术撑起了这块招牌。

要说傲气,这群酒肉林中生酒肉林中死的归元宗人,是丝毫不会低于出自天魂和鸿天的翘楚高人的。但面对刚刚那一瞬让他们窒息的威压,哪怕有十六个天元强者联手,也不敢再有半点战意。

那仅仅一瞬之威,整个蒲州就再也没有管得住膝盖的人……

无人再敢抬头,无人再敢小觑,更无人去腹诽半句,只有冲破气门涌上胸膛最后溢出唇角的鲜血。

三人飞临塔山那最上层的阁楼,里头只一人。

没了方才那般故作姿态,这盘腿坐地的潇洒男子抚琴煮酒,外行人或许看着只觉风流,吴毅却觉得这男子没有半点洒脱。

琴弦早就松了,酒香也已煮得变了味。

“塔山风光,当属那山脚一层,之后每上一层小一层,到了这顶峰处,就只有我这个半死不活的老家伙了。”

抚琴男子没有如临大敌,只是一掌拍断了木琴,强忍着体内那乱窜的气血,径直下了阁楼。

“年轻时我曾一人从塔山下杀到塔山顶,来回过百而不气虚,如今临了,怎么也得再走上一遭……”

百年前正是归元声名鹊起时,从不排外的归元宗来了一位陌生男子,从塔山脚下一路战到塔山顶,无人可拦。后他在山顶看了一夜星星,却因塔山方圆几十里都是灯火通明,难见星光。

第二日,他只身下楼,拜当时归元宗宗主为师,花了三天学光了归元宗所有本事,再后来他从塔山最下层一路酒肉奢靡到了塔山顶,来来回回百次有余而举杯不倒,塔山中再无与他‘一战’而不瘫软如泥的女子。

短短不过半年,他便做尽了人间荒唐风流事。此后,他便离了酒肉林,去到了那冷清的塔山顶的小阁楼,一坐百年,此间无人曾见过他,却依然在老宗主死后奉他为归元宗之主。

逍遥门中逍遥子,百年后再入酒肉林,却是连一遭都没能走过……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立于虚空的吴毅三人就等到了那衣衫不整双腿打颤的归元宗主逍遥子。

“老了,不认不行。不过我归元宗到底还没垮,这一代的女弟子,可比百年前那一辈要强上太多了,差点没能活着出来。”逍遥子面色惨白,可见归元宗里头那些一出蒲州就要被当成魔女的女弟子究竟有多勇猛。

从始至终,吴毅未曾表明来意,逍遥子也没说过去处,却是无比默契,缄口不言,同往西方而去……

元界三大门,一正一魔一邪,鸿天教被奉为正道之首,可这魔头却不是腐烂的归元宗。

归元宗千年祖训,不到天元不出山,不入神元不杀人。

而这数千年来,九成九的归元弟子都是死在了同门女弟子肚皮上,又或是醉死在了那堆积成山的肉林酒池旁。

西去一百里,酒肉林中的酒肉香似乎都还留在嘴边。逍遥子洒脱一笑,回头看着那渐渐塌下去的塔山单手一挥,一道剑气射向不知何故轰然崩塌的塔山,将那塔山之巅竖立着的石碑射成了碎屑。

石碑之上,有归元宗开山之祖刻下的祖训三千余字,石碑不灭,归元永存……

等塔山彻底塌陷后,在那废墟中,一颗巨大的心脏形状肉、团露了出来,却是没有谁能活着有幸见到它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