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大结局

小说:多情宠妃作者:大弦月更新时间:2019-01-16 05:38字数:429705

第一九五章、大结局

他的手那样软,好像婴儿的肌肤般细嫩,握在手里,一层激浪从他手心里冲到我的手心,然后一直汹涌到我的血液中,向四肢百骸游动。他的手好凉!没有一丝热度,根根修长的手指都苍白如雪,毫无血色。

熙熙,你回握住我的手啊,用你曾经有力的大手握紧我啊,你不记得了吗,你曾经用这双秀气的大手保护过我,拥抱过我,抚摸过我,曾经用你的大手带给一份份温柔和悸动。现在你为什么偃旗息鼓,毫无反应了呢?

“熙熙……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啊,我是铭湘,我是你的药方啊。”我浑身微微抖着,去用小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那样清瘦!那样冰凉!我指不由得一颤,渐渐握成了拳头,缩回来,捂着自己的脸哭泣起来。抱着他的一只手,给我擦着眼泪,我的泪水浸在他的手指上,我哆嗦着嘴唇去亲吻他的手。

“宣泽熙,你这个爱说大话的混蛋!你不是总吹牛你是什么破烂神仙吗?神仙怎么可以死?神仙都是要长命百岁的啊!你快给我睁开眼睛!快啊!呜呜……你为什么不看看我,难道你生我的气了?你嫌我藏了起来吗?呜呜……我错了,我做错了,好不好,你就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快醒过来嘛,你醒了,我宁愿让你狠狠打我的屁屁,快起来啊!”我晃着他的手臂。

严亭之伤痛地靠过来,低头仔细看了看宣泽熙的脸,然后又拿过他的手腕,细细听着他的脉搏。

“唉,泽熙,铭湘来看你了,你终于可以放心了吧。铭湘很好,她没死,也没有忘记我们,她只是淘气,藏在了江南。你看她真的来了,她来看你,你总该高兴了吧?”严亭之说到最后,沙哑了噪音,竭力克制着悲愤的情绪,一层雾水荡漾在他的眼眶里。

他说完,背过身去,难过地扶着额头。

我惊恐地看看严亭之的表情,颤声问,“严亭之,熙熙的脉搏怎么样?”

严亭之下颌骨咬紧,半天才暗哑地说,“他……命悬一线,脉搏断断续续,风中残烛……”

啊!

“铭湘,对于泽熙,现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宝贵的,你……抓紧时间,跟他再好好相处一会吧……我先出去。”

严亭之脚步沉重地向外走,我分明在他眼里看到了泪水滑下。

严亭之都哭了……熙熙,果真要死了吗?

我万箭攒心,疼得浑身痉挛,憋了两秒钟,爆发出凄惨的号啕大哭,扑在宣泽熙的身上,任由泪水成河。

“熙熙!不要死啊!你不要死啊!我离开,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太在意啊!如果我留下,我害怕你和你哥哥发生冲突,害得你们皇室不宁,惨案连环。熙熙,你是不是伤心了?你因为我离开而伤心了吗?你是这样单纯的一个人,外表风流而嘴贫,其实内心简单而淳朴。你忘了吗?你总缠着我说,我是你唯一的药方,我治好了你的病,我让你不再腻烦女人。我好容易治好了你的病,你为什么这样不珍惜,为什么不快快乐乐的当皇上,非要让自己整天郁郁寡欢,非要让自己闷闷不乐?你这个傻子啊!这天下的女人多得数不清,你是皇上,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你愿意要哪个都可以,你为什么偏偏一根筋,只知道惦记我一个人?呜呜……熙熙啊,你好傻啊!”我擦一把湿漉漉的脸,再次握紧他的手,痴痴地说,“熙熙,我不许你死!你知道吗,我其实很怕黑,很怕孤单的。如果你死了,我会感觉更加孤单,我会怕得要死。你不是很爱我吗?那你快起来保护我啊,抱着我,用你强大的怀抱温暖我。”我猛然发现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副画,画中人站在池水边,鬼笑挂在脸上。

震惊。

啊,那不是我吗?画上的人,正是我!

我不由得环顾屋子四周,才发现,各个墙上,都贴着我的画像,就像是个人画展一样,一幅挨着一幅。有我色笑瞅着前方的,有我大笑无羁的,有我裸露脚丫泡在水盆里的,还有我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的……画尽了我的百般淘气表情,画尽了我搔首弄姿的无限风情,都是我,连起来看,就好像栩栩如生的我,在向这边走来。甚至都仿佛能够听到我脆生生的笑声,我假嗔撒娇的嗲语……

熙熙啊!他每天就是这样度过的吗?

看着我的画像,不停地回忆着,一日日地熬过来的吗?

我眼前顿时模糊了,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他的手上,我伸手,轻轻抚摸他闭合的眼睛,回想到那曾经亮晶晶忽闪着看着我的水眸,手在他卷卷的睫毛上颤抖着。又顺着他突出的眉骨,滑到他英挺的鼻梁上,哭着笑着叹:“他是老天爷最最疼爱的家伙,五官处处完美,连鼻孔都生的细致而秀气。顺着人中,滑到他的嘴唇上。毫无热气,冰冷的双唇,哪里还有他原来的灼热?他情感的嘴唇,不似严亭之那样薄,而是下唇半圆形,完美精致的唇线,曾经这张肉感的嘴巴像是初生牛犊般,吻不够我……

“熙熙,你为什么要想念我?你难道忘记我是怎么捉弄你的了吗?那只大母狗,追得你差点累瘫。”我哭着,环抱着他的身子,“还记得吗,为了治疗你的怪癖,我连自己也赔上了。呵呵,其实我告诉你哈,我早就对你垂涎三尺了,吃到你,我暗地里好开心呢。你不是曾经问过我,***,是你厉害,还是你哥哥厉害吗?现在我告诉你,我经历过好多男人,可是,你是最最不知道累,最最贪吃的小家伙……熙熙啊,你是个好男人,而我却是个坏女人,我不值得你这样惦念,不值得啊!忘了我,你不就幸福了吗?你为什么不能够做个花心的男人,轻松忘却一个我呢?你这般痴情,让我心里好难过,好难过。”

是我惊恐多疑,还是果真如此,为什么我怀里的身子在逐渐变冷,手里的那只手越发冰冷?

真的回天乏术了吗?

一口气上不来,我一歪脸,噗——!一下,从心底涌上来一口鲜血,洒得满地都是,鲜红的斑点。

这就是心痛吗?痛得,恨不得我也死去。

“熙熙,不怕的,即便你果真执意要走,我也不怕的。我会陪着你一起去,我们俩在一起,你最会哄我了,我要让你在阴间也抱着我,给我讲开心的笑话。”我戚然一笑,用手背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握着他的手,轻轻地说,“熙熙国,我给你唱首歌听,好不好?我保证你没有听过的……”

我含泪,嘴角挂着血,紧紧握住他渐冷的手,痴痴凝望着仿佛熟睡的熙熙,轻声唱,

“我听见你的声音

有种特别的感觉

让我不断想

不敢再忘记你

我记得有一个人

永远留在我心中

哪怕只能够这样的想你

如果真的有一天

爱情理想会实现

我会加倍努力好好对你

永远不改变

不管路有多么远

一定会让它实现

我会轻轻在你耳边对你说

对你说

我爱你爱着你

就像老鼠爱大米

不管有多少风雨

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我想你想着你

不管有多么的苦

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这样爱你…………”

歌声清逸而哽咽,我歪脸趴在他身上,闭眼,泪水统统染湿了他的衣服。

门口矗立着的呆怔的身影,他听到了我的歌声,却一下子老了很多般,僵立在门口。

一位大医低头恭谨地走到床的另一侧,搭手去试脉,浑身一抖,惊呼一声,“皇上……升天了!”

“泽熙!”门口的严亭之难过地趴在墙壁上,哽咽。

屋里所有的侍女统统放声大哭起来这,“皇上啊……皇上……”

太医跪在地上,连连嗑头,老泪纵横。

天地悲凄,万物哀鸣。

只有我一个人置若罔闻,含着一抹诡异的笑,趴过去,捧住他的脸,落着泪珠,吻住他冰冷的嘴唇。

熙熙,你听到我给你唱的歌了吗?就如同歌里唱的,我爱你,一直爱着你。对不起,熙熙,现在才告诉你,因为,看到你躺在床上的那一瞬间,我才看透我自己!

哥哥,他们都难过,只有我不难过,我们俩不跟他们玩了,我们俩去一个静僻的地方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去。

我爬上龙床,掀开被子,跟熙熙躺在一起,竟然无人阻止。

还记得吗熙熙,你为了救我,放了自己的血,喂给我喝,从那时候起,我们就血脉相融了。我的身体里便流淌着你的血。现在,该我给你我的血,让你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了吧?

从靴子里抽出雪峰刃,在被子里,我狠狠朝手腕割去。

感觉不到疼,只有热血喷涌的倾泻感。

汩汨的鲜血从我手腕喷洒得被子里都是,熙熙明黄色的中衣上面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花。我笑着,把右手抬起来,只听不远处一声惊叫,“铭湘你!”

我不理,笑着,把手腕放到熙熙的嘴边,眼睁睁看着自己决堤的鲜血都喷到他的嘴上,脸上。

“熙熙,你喝了我的血,我们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乖,你尝尝啊……”我像是哄小孩子一样,一边抚摸他的头发,一边固执地把左手手指撬开他的紧闭的嘴巴,看着深深的伤口扣在他的嘴上。

脑袋有一丝嗡鸣,血液流失使我有些恍惚、虚弱。

“铭湘!你怎么可以这样想不开!”严亭之焦急的大手握住我的手,“太医!快来救铭湘!快快给她止血啊!天哪!铭湘,你为什么这样!”

他拽我的手,不让我给熙熙喂血,我拼命的挣脱他,尖利地喊叫着,“不要管我!你走开!我要给熙熙喂我的血!我要和熙熙合二为一!”

严亭之掉了泪,语气沉痛地哽咽着,“铭湘!我求你了,不要求死。泽熙,已经去了,你这样,泽熙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啊!”他死死钳住了我的手,往他那边拉。

“不要阻拦我,我要跟熙熙一起走!我不要能让熙熙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我要陪着他。放开我,不要再把我们俩分开了!严亭之,我求你,求你让我陪着熙熙吧!”我哭着叫着,最后的话令严亭之傻了,竟然松开了手,呆呆地看着我把手腕放在熙熙的嘴巴,血越流越凶狠,最后竟然变成了喷。

我疯了一样,搂着熙熙,手腕逝去了力气,就那样无力地垂在熙熙的胸前,含泪等待。等到我血枯命竭的那一刻。

“铭湘……你这是……拿刀捅我的心口呢啊……”严亭之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下,“剜心部腹的痛啊!让我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去,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他捶胸顿足,伏在我脚边呜咽。

太医手足无措,端着止血的药和纱布,傻愣在当场。

“对、对不起,严亭之……谢谢你……给我的情分……我……我不能回报你,我、我爱的,是熙熙……”

我气若游丝,目光凌乱,说话费力而低喘。

“呜呜,铭湘,我不让你回报!我早就知道你爱的是泽熙!从那天狩猎时,看到你把宝贵的金蚕缕衣给了泽熙,我就知道他在你心里的地位了。铭湘,别死,求你别死!我再也不会让你属于我了,我只想看着你活着,幸福的活着啊!”严亭之使劲捶打着床铺,第一次在我跟前哭得如此悲切。

男儿有泪不轻弹……

“熙熙死了,我……就没有幸福了啊……”

我的意识仿佛一朵云,飘啊飘,一直向高处升腾,直直的飘到了九天之外。我看到宣泽熙张臂迎接着我,他对我笑,固有的那种嬉皮笑脸的神态,美得无法形容的俊脸,近在咫尺……

“咳咳!咳咳!你们……吵什么啊……”突然,紧紧挨着我的身子动了动,被我鲜血呛得咳嗽起来。

熙熙!桓了!

“熙熙!”我不敢置信,却被他一动胳膊,把我掀下了床。

熙熙醒了?!熙熙活了?!

我躺在地毯上,用尽所有力气,大吼一声,“快来救我!我不要死!”

熙熙活了,那我为什么还要死?我不死!我还要可劲地张狂地活着!我要像跳蚤一样,活蹦乱跳地活着!

一个月后。

“啊!讨厌啊!我变胖了!我的腰粗了一寸!宣泽熙!不许你再用催肥的什么补汤来灌我!我不要变成猪!”我在乐香宫张牙舞爪地大叫着。

宣泽熙呵呵笑着走进来,上下打量我一番,抿嘴乐,“我没有发现你胖啊,晚上搂着你,还是不堪盈盈一握啊。”他走过来,伸臂抱住我的腰,悄悄地嘀咕,“今天可是最后一天禁日了哦。”

我气呼呼地戳戳他坚硬的胸脯,“死家伙!你看你多注意保持身材,照样还是那样飘逸而修长,偏偏把我像是喂猪一样吹得这样肥,你居心何在啊?难道你想诱骗很多小女人?”

“哈哈,你相公迷人潇洒吧?你的腰根本就没有肥,而是肥在了屁股和胸脯上,这样多美啊,呵呵,晚上摸着手感也好……”他鬼笑着,抱起我,往里间走。

“宣泽熙,你干嘛去啊?该用晚膳了。”唉,叹气。自从宣泽熙身体恢复后,他总是喜欢抱着我,再说他高大他健硕,再说我矮小我体虚,也不能把我当作娃娃啊。真是误打误撞,当初飞狼给我吃下的护心丹,可以起死回生,把刚刚去阴间报到的灵魂。我的血里,含明护心丹的药效,宣泽熙被我的鲜血唤回神志。现在我的手腕处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疤,宣泽熙取笑说我穷得只能自造手镯了。

“小松鼠饿了吗?”他抬起下巴,一份高贵,一份清雅。靠,这小子美得令女人都嫉妒。

“当然饿了啊。”

没想到他自言自语道,“距离解禁的日子还有几个时辰,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一直抱着我往里走,放我在床上。

解禁?解禁?!对了,太医说他身子刚刚恢复,交代他一个月不能房事。难道他……

“宣泽熙,你想干嘛啊?该去吃饭了,我饿了。”我不能让他提前开禁,免得对他身子不好,虽然我也想他身体想得发疯。

“呵呵,吃我好了,我保证让你一次吃个饱……”他俊脸逼了过来,吻住了我的嘴唇。

“唔唔……还有几个时辰呢……”

“管它呢,实在……受不了了……”他饿得发绿的眸子盯着我鼓胀的前胸,“我的小药方,你既然救了我的命,就该好人做到底,连我的命根子也一起救了啊……”

“呵呵,小熙熙,这么久不用,你还会吗?”我也释然,开始挑逗他。

他假嗔竖眉,“敢如此小瞧我,今天非把你治得服服帖帖,弄得你落花流水,丢盔弃甲……”

“哎呀,不行不行,你那个家伙又长大长粗了,我那里小,容不下它。不跟你玩了,会撑坏我的……”我的小手已经摸到他小腹下面。

“嘿嘿,你说不玩就不玩?你现在羊入虎口,想逃也来不及了!”

“啊!宣泽熙!你把我衣服都撕破了!”

“大不了我也撕破我的衣服不就公平了?”

…………

“啊!你轻点啊,你看你那猴急的样子……哎呀,太深了……嗯啊……”我娇腻的呻吟在寝宫里回荡。

已经四个时辰了……

“够了,够了,宣泽熙,我讨厌你,你把我腿都劈酸了……啊!你怎么又来?呜呜……人家好累啊……”

熙熙大喘着,精神头倍足,“不能停,我还没有玩够呢,咱们再换个姿势……”

色女越王朵,竟然棋逢对手,最后不得不……不停地求饶。

三个月后。

“禀报圣上,镇南王进京了。此刻正在午门外候旨觐见呢。”

“啊严亭之来了?快快宣!”我提前抢了宣泽熙的话,气得宣泽熙瞪一眼我,“老三来,你高兴的什么劲?是不是惦记你的老情人了?”

我对着小书房里的铜镜照一照,梳理一下头发,看一看脸上的妆如何。

“严亭之一来,肯定会进奉很多宝物的。而且,人家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嘛,想他也是很正常啊。”

“哼,那你回避吧,我不让你们俩相见。”宣泽熙丢下笔,一脸醋味。

“呵呵,小气鬼。你若是这样,我就禁你上我的床一个月。”

“什么?!一个月?太狠了吧?”宣泽熙瞪起眼来,马上又笑起来。

“臣严亭之叩见皇上……”洪亮的声音已经在书房外面响起,我立刻娇笑着应了声,“免礼了。严亭之,你还不快进来?让我看看你老成什么样了?”

“呵呵。”一声低笑,一个高大的身姿走了进来,含笑地瞅了我一眼,一份惊艳,“香妃更加美艳迷人了。”

“呵呵,严亭之,你好像比原来老了一点点哦。”我取笑他,严亭之咬唇瞪我。

“咳咳,老三,你不要来了就看铭湘好不好?当着朕的面,就如此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可恶。”宣泽熙嘟着嘴巴走到我跟前,一胳膊搂住我。

严亭之耸耸眉毛,“香妃可是臣忍痛割爱。皇上不说嘉奖,却还这样鸡蛋里挑骨头。臣好伤心啊。”

宣泽熙还是憋不住笑了起来,“呵呵,可是老三,这次不许你再偷亲铭湘的脸了!”

两个月前,严亭之离京前,在宣泽熙的目视下,突然亲了我的脸一下,可把宣泽熙气坏了。

我笑起来,“严亭之,听到没有,皇上的意思呢,不允许你亲我的脸。”

严亭之老奸巨猾地点头一笑,“香妃的暗示臣明白了,不能亲脸,可以亲嘴。”

“你们俩!”宣泽熙一下子跳了起来。

“哈哈哈……”我和严亭之都捧腹大笑。

………………

宣泽熙只有我一个女人,偌大的皇宫,就住着我们俩。因此,我经常跑出皇宫,到民间闲逛。宣泽熙无奈,也只好经常便衣陪着我一起‘勘察’民情。

一年后。

我怀孕了。竟然神奇地治好了不孕症,怀上了龙子。

为此,宣泽熙在宫里放了烟花三天。

而严亭之,在南方巡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女子,据说性格跟我一样肆无忌惮,大胆而无视。严亭之封她为侧一王妃,甚为宠爱。

——END——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