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老朋友

小说:异界公司作者:三可居士更新时间:2019-01-16 05:37字数:115621

我的朋友当中,有很多我都是熟识的,就象眼前的这个人,他一双眼睛和键琐的身材我想我这辈子永远都不能忘记了。他还是象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样,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三可,那么快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最近你过的怎么样啊……”

我看着他的眼神,那双曾经让我感到无比害怕的眼神,是啊,当时他的神态是多么的不可一世,他是多么让人感到害怕,可是现在呢,现在他也只不过是个鬼了,我笑了笑,大有那种一笑免恩仇的豪气,是啊,人都死了,我还多说什么呢:“华哥,我想我们快两年没见了吧,呵呵,在下面过得怎么样,今天怎么……”

“其实吧我在下面一直都挺好,再过一个月我就可以投胎了,我希望以后能过得更加幸运一点。不要象上辈子那样……”说着我能感到这个曾经的头号通缉犯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无奈,似乎在对以前的那种生活忏悔,但是除了忏悔还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长的时间我的办公室沉默着,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

“华哥,你能过来看我我很开心,但是我想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才会过来的吧……”我的话打破了沉闷的环境,张震华朝我笑了笑,说:“确实有事情才来找你的,你肯不肯给我打折呢?”

我和张震华的认识大家是知道的,在唐倩的事情里面他扮演了一个十足的大坏蛋,他给我以一种威压的感觉,最后却死在了垂死的陈温亭手上,我对他是有忌讳的,再怎么说,他生前的时候也是想要了我的命的,说实话,在我刚刚进办公室的一刹那,我确实是用一种警惕的心态面对他,可是这个时候他的一笑,让我放松了对他的警惕,我知道,能露出这样的笑容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坏人,就算是个坏人,他也不会对看过他这样笑容的人动手。于是我也笑了:“呵呵,说实话,华哥,我们这的生意不好啊,但是如果你来的话,钱无所谓,因为我如果为了钱,我就不会去办这样一个公司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烦处,但是人总归是有机会了,鬼却不一样,他们有很多的事情办不到,也许是我们看起来很普通的事情,比如说和自己的亲人吃顿饭,跟自己心爱的人说几句体心的话之类……”

说了那么多,我漫漫地感到张震华的表情似乎能让我感到一丝的温暖,似乎是很向往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知道这个肯定和他对我的委托有关……

半响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我,无奈地笑笑:“三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头号通缉犯吗,呵呵,我出生在一个环境不算坏的家庭,有一双疼我的父母,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可是这一切都在我10岁的时候改变了,我父亲得了肺癌去世了,他的这场病花光了家里面所有的钱。妈妈本来是在家典型的家庭妇女,可是为了这件事情,为了养活我和我弟弟,不得不出去干活,可是她能做什么呢,最后只能靠出***体挣钱给我和弟弟吃饭,读书……”说到这里,张震华的眼角带着一丝的忧郁,似乎很伤心,我忙递给他一跟烟,我知道,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无论是人是鬼没有这个东西是不可能继续说下去的。

他点燃烟,享受地冒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那双带了假眼珠薄膜的眼睛似乎很不自然,因为他的眼眶红红的,我能看到那里面擒满了泪水:“没有两年,我母亲也就离开了我,当时我只有12岁,我的弟弟只有6岁,你想一个12岁的孩子要一个人撑起自己的家,你说我能做什么……一开始我只是小偷小摸,慢慢地我的胆子大了,也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于是我想做一票大的,就选择了和几个朋友去打劫银行,打算抢了里面的钱之后给我的弟弟留下一笔钱,因为弟弟可以说是我唯一的牵挂,然后自己就逃到国外去,本来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钱也拿出来了,但是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们竟然被警察盯上,最后除了我,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情的5个朋友都被警察抓了,从此我就开始逃亡生涯,在逃亡过程中我不停地拉黑活,帮人杀人之类的……”

我听他说到这里,心中不禁产生一阵的唏嘘,没想到这个通缉犯也是被逼出来的,确实一个12岁的孩子自小无父无母还要拉扯自己的弟弟,他能做什么呢,但是无论怎么样,他都是触犯法律了,而且那些被他杀了的人的家人,朋友心里面的难处不会比他小的,所以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忽然我九年前报上的一个关于银行抢劫案的报道,是啊,那里面说几个匪徒冲进银行,二话没说,见人就杀,而且是枪枪毙命的,但是我总有点疑惑的,因为我记得报上说虽然几个从犯都已经被抓了,一个再逃,但是银行丢失的四百多万现金还有价值将近三千万的金条在案发后只追回几十万的现金,剩下的巨款和金条都已经不知去向……但是我又开始疑惑了,不禁脱口而出:“我不明白……”

张震华这个时候已经收拾了自己的心情,不象刚才那么激动了,他把手上的烟头按灭在他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面,对我说道:“你不明白的是那些钱去什么地方了吧,还有你不明白我既然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钱,为什么不逃到国外去,还要在这个地方冒险替人杀人挣钱……”他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其实这点东西确实是我藏的,而且我现在都没有花过这钱,因为我是要把这个留给我弟弟的,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其实早就知道我有这么一天,我会死,而且是早死,那个时候,这些钱就足够我的弟弟花消了……”

“那么你现在就是想要我把这些钱给你弟弟吗……”我叫着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他笑着看着我,给我一种默认的表情,我心中一惊:“不行……这个是触犯法律的,我不能帮你……”我说着,走到他的面前:“对不起,华哥,我们帮人绝对是不会以身试法,这次真的帮不了你,今天的事情全当我不知道,好了你走吧。”说完我朝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他好象没有反映,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恳求……

我知道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够帮他的,于是我走到我办公是门口,想把门打开让他走,没想到正当我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忽然感到我的手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拿住了,我转身一看,只见张震华在我的身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似乎十分疼苦,但又做了一些什么决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