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殇》一十百二十三

小说:商殇作者:汉唐明月更新时间:2019-01-16 05:30字数:236942

一百二十三

王伟业和可乐如期旅游去了。王军呆坐在自己偌大的办公室里,有几多的失落。老爸交待的事情,他必须赶在他们回来之前给老妈和妹妹宣布。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他连忙拨通了老妈玉兰的电话。

“妈,你现在在哪里啊?”王军问道。

玉兰接到儿子的电话,高兴地说:“妈妈在办公室呢,刚才接待了北京来的几个朋友,说是和我们搞项目合作的商人,都把老妈累垮了。怎么,儿子,你要慰劳妈妈呀?”

王军说:“好呀,既然妈妈这样高兴,我就单独请你好了,我们到灯城海滨去吃大餐怎么样?”

“儿子,你是诚心让你妈妈减不成肥呀?不过,只要你高兴去,妈陪你去好了。要不要叫你妹妹啊?”玉兰总是把自己的儿女们都挂记在心里的。

王军说:“不要叫了,有她在,唧唧咋咋的,没个安宁的时候。”

玉兰知道,儿子王军这是要和她说事呢,也就改口说:“好吧,你请客,当然是你决定啦。妈妈是等你,还是自己去呢?”

王军说:“我来接你吧?”

玉兰满足地说:“好吧,我就等你吧,路上小心点哦。”

虽然和妈妈玉兰约好了,可王军心里却越发忐忑不安了。挂断电话开始,他就思考着如何开口和老妈说第一句话。真艰难啊!

玉兰上了王军的车,开玩笑说:“儿子,什么时候你才有个女朋友啊?到那时候,恐怕你就不会这样请妈妈吃饭了吧?”

王军笑笑说:“妈,你也相信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啊?你儿子不会愚蠢到那种地步吧?”

玉兰说:“我的儿子,我当然有数啊,就是有了媳妇,你也会带上妈妈是不是?”

想到即将要对老妈交待的事情,王军突然有一种失控的情绪,是呀,妈妈今后会怎样呢?莫非老妈同样难逃红颜薄命的宿命?他的内心很不好受。说出话来的声音有些哽咽:“是啊,带上妈妈。”

玉兰听出了端倪,立即打住了话题,她已经明白,今天儿子要和自己谈的,恐怕就与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了。联想到丈夫进来的种种行为,心中也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于是她再也没有说话,沉浸在漫无边际的回忆之中。这样的回忆,本身就是不好的预兆,过往的那些岁月堆积起来的厚厚堤坝,很快就要垮塌,很快就要跌入尘埃了。她完全不知道是该用尽力气去维护,还是任凭风吹雨打,泥沙俱下。王军感觉到了老妈的异常,常说的母子连心,彼此的心里思考的什么,似乎没有了秘密。

汽车很快驶进了灯城滨江海鲜区。王军停好车,替老妈打开车门,牵着老妈的手,进了灯城海鲜馆。

王军要了大闸蟹,醉虾,扇贝,鲍鱼,外加深海鱼片。此刻,两人反倒相顾无言了。服务生问:“两位,需要点什么酒水?”

服务生的典型服务语言,让王军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突然说:“对呀,没有酒啊?五粮液。老妈,你要什么呢?红酒?”王军已经想好了,趁着酒劲,自己才能把一切和盘托出。

玉兰见王军的神色,知道他是要喝醉的架势了。她怎么还敢喝酒呢?她又不想阻拦儿子喝酒,他心中一定压抑着很多事情。让他发泄出来吧。她对王军说:“我不喝酒,身体不大好,来一听椰汁吧?”

服务员上了酒水和椰汁,王军给老妈打开了椰汁,也给自己倒满酒,说:“妈,我们也是好久没有两个人吃过饭了,嘿嘿,还真的有点不习惯的呢?”一边说话就一口喝干了酒杯里的酒,又随手将酒杯斟满。

玉兰关切地看着个头高大,但模样依然稚气的儿子王军,心中百感交集。只能说:“儿子,你多吃点菜吧,少喝点酒。”

王军说道:“老妈,我又不是孩子了,我能喝了,你看,这么一大杯我一口就能干的,还一点事都没有。”他仿佛作贱自己似的,又将满杯子酒一饮而尽。玉兰心疼地说:“你慢点喝,有没有人和你抢。”

其实,王军很希望自己尽快喝醉,喝得不省人事,然后就将心中的话全掏出来,只要麻木以后,才不会顾忌别人难受。他也知道这样自私和残忍,可是,他清醒着的时候,叫他如何看来得了口啊。

玉兰看着王军的做派,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儿子,你别强撑了,不喝酒妈妈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你说吧,妈妈什么都承受得了。”说这话的时候,玉兰几乎带着哭腔,让王军内心颤抖。他愣愣地看了老妈一眼,原来,老妈也是什么思想准备都有的。

他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老爸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他要提拔可乐做集团的新董事,还有可能和可乐要孩子。还说让我告诉你,你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了,不过,最好不要离婚。”

尽管玉兰做好了准备,真切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的身体还是颤颤巍巍了许久。王军低下头,闭上眼睛。他真的害怕看见泪水涟涟的老娘,真的害怕。

让王军意外的是,老娘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激烈。而是淡淡地说:“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来就来吧,我已经看透了。”玉兰的声音像一阵辽远的秋风,飘逸,恬淡。话音深处涂抹着一种油尽灯枯的痛楚,让王军体会到了一种刮骨般的疼痛。

玉兰对王军说:“儿子,吃吧,没什么的,这就是妈妈的命。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活着的,也不会离婚的。”这话里面,分明就包含了苟且偷生的意思。能让王军承受得了这样的重量吗?他失控地哭泣了,这是他懂事以来的第一次放肆的哭泣。玉兰虽然没有像他那样哭泣,但是双眼里同样浸满了滚烫的泪水,眨巴眼睛的瞬间,扑簌簌地滚落。

这饭是如何也无法再吃下去了。王军镇定之后,说:“妈,我们去咖啡吧行吗?”

玉兰忧虑地说:“我现在担心的王菲,要是她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王军说:“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呢?老爸留下了话,让她好自为之,你说,要是她再乱说乱讲的话,会有好结果吗?”

玉兰说:“走吧,去灯城咖啡吧,把王菲也叫来吧,反正迟早都得告诉她的。正好我们都在。”王军感激地看了老妈玉兰一眼。灯城的夜晚还是如昔的迷人,只是王军和玉兰的心里,已经没有欣赏夜景的心情了。

【……《商殇》一百二十三 】@!!“商殇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