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小说:冷情世子妃作者:月夏木槿更新时间:2019-01-16 05:30字数:322963

几道黑影于林中跳跃,向着荆棘处来,遥遥相隔几丈处银光一闪,刀光冷冽。

沐染已然察觉,但身子已是正于运气之中动弹不得,身下的泥土像是与衣袋交融一般粘腻。肌肤上血与汗相互交融起已是起了层层的冰晶,但她的身体内腹之中却是腾腾冒着的烈火,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着实难熬。

刀光一闪,人已到前,沐染目光一凝,眉宇微动。忽而肩骨一凉,刀入,深入,拔出,血溅,那人侧身一闪,已是静静而立。

沐染眉头一皱,肩上的疼痛已是蔓延开来,她心中一紧,默自念叨,没事儿,就当是被狗给啃了。

那来人向她冷冷一瞥,道:“是你?真是大本事了!”她上前一把抓住沐染正流血的肩膀,狠狠一捏,血液顺着他的手指又是喷出,流下。那人忽而觉的畅意,手松下来,忽而鄙夷一笑:“真不是人!”

沐染不语,亦不动。她闭着眼睛,不动声色。那人声音微微压深,但还是能大约辨识出来是女人的声音。且从那说话人的语气里她听出了渗入骨血的仇恨,以及微微几不可见的惊,她不禁沉思,这人,到底在恨她什么?!

“令长,我看她倒像是走火入魔了,方才那震裂难不成就是她发出的?”一个人狐疑道。

“不可能吧!兴许是她被那发出震乱的人伤了留在这里,她才这般年纪,怎么可能引起山动?!”

那称为令长的人忽而低笑:“是吗?也对,她这般废物倒是被人上了有些许可能。那么说,这女人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那么,小的们,今儿个令长我难得来一次,也好送大家一礼以缓解诸位多天来的禁欲,嗯?”

那些身着黑衣的人眼中光芒一闪,心中跳了跳,看向沐染的眼神褪去警惕与冷然,纷纷露出淫邪的光。

沐染心中冷冷一笑,真是……好生大胆啊!

“呀!令长一番好意,小的们怎敢不领?!”一个小个子的搓了搓手,对着那人谄媚一笑。

“嗯。”那人点了点头,声音中有一股快意在其中,她轻轻俯首,在沐染耳边沉声轻语:“你不是高高在上尊贵不可及吗?你不是以为自己权限强大,连杀了人皇帝都拿你无可奈何吗?这世间优秀的男子都如云一般的追逐于你,至死不悔吗?好,那我便让男人们‘好好爱你’,看今晚过后你还有什么资本说高傲,说尊贵,那些男子还会不会爱你!如今杀了你,还是便宜了你,我要让你受尽这人世间最最底层脏污的侮辱,嘲讽,看你怎么风光存活于世!”她说完大笑,迈步走出去,眉眼中具是浓浓笑意,“快些完事儿,我便先去歇息了。”

“好咧,您放心!”

一个人看向沐染,此时月光照下,少女莹莹肌肤之上散发着清透的光泽,似是玉瓷一般,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风儿浮动,轻轻颤抖,带着微妙的韵律,衣带几处裂痕,露出如玉一般的肌肤,竟比这月色还要迷蒙几分。

如此美色,此一生能见无悔也!

那些人一看,竟又是痴了,其中一个较为大胆的缓缓伸出手,咽了一口口水,轻轻绕住胸襟前的衣袋,一拉,外袍便垂散下来,落在地上,淡淡黄色的薄衫着与身上,引得那纤细的身形若隐若现。

沐染依旧闭着眼睛,盘膝而坐,一动不动。

一人看着她,手掌已经抑制不住,他看向前面那个人,忽而嚷嚷:“你还是不是个爷儿们!做这种事还慢腾成这样,兄弟们都等着呢!”

那人手一顿,转头向催他那人道:“我觉得这女人糟蹋了倒是有些可惜了,兄弟我说,还是放了她吧,况且青师曾说在此不许惹事……我……”

一人冷笑慢慢将他推开:“咱哥们儿不像你,家有娇妻,貌美如花,咱们就是个土汉子,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你不要,我们哥儿几个要,不用您折损您尊贵的所谓怜惜之心!”

“是啊,哥,您若不想看您就先走好了,我们哥儿几个还怕污浊了您的眼。”

那人身形一顿,“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您就走吧,这里就交给哥儿几个!”

那人静静站立,须臾,看了沐染一眼,极大步子的快速走开。

沐染心中冷笑,内腹受损的经脉已渐渐开始修复,林间的风静默的微动,她身边树叶忽而一个旋转,飘向另一个方向。

一人的手急急伸来要脱下那碍眼的衣衫,忽而手腕一凉,他的手与自己的胳膊脱节彻底的断落在地上,鲜血如柱喷出,溅到脸上,洒了一地。那人忽的一惊随之痛感自手腕传来蔓延到整个胳膊,以至于全身的各处神经。他痛呼一声,身子自己弹出,翻滚在地上。

那人身后的几人也是一惊,连连后退几步,看着沐染的目光已没有了淫色,而是紧张与惊慌。

沐染手微顿,眉尖微挑。

“怎么,怎么回事……!”

一道雪青身影忽而飞来,眉眼自月光之下纯然而魅惑,眸子中冰冷,更多的是,刺骨的寒意,让看向他的人通体发寒。

他似是银鞭一般飞来,剑出,一道银光如长虹来到几人面前,与此同时,他的衣袍散开,稳稳披到沐染身上,刺的一剑没入那地上挣扎人的心脏,极快拔出,那人瞬间停了动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你是谁?我等劝告你莫要多管闲事!”那几人一个机灵,都纷纷拔出剑,指向来人。

“哼,凭你们也想碰她?!你们也配?!我呸!老子追逐她这么多年还不舍得碰她呢!你们哪来的胆子?!”那人似是极怒,狠狠的踹向那地上已没了生气的人,“我让你碰,我让你碰!我让你碰!……”直直把那人没伤的地方也踢出了血。

沐染嘴角微微抽搐。你追逐我几年?从我认识你到现在我才遇见你几次?说的跟咱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得。不过,一向翩翩有理的公子竟然说了粗话,看来是真的怒了!

此来煞神,正是咱流云少主云珈也!

“刚刚是谁出的贱手?给老子出来!”云珈一脚踹开脚下那人,那人似是一个足球一般碰的滚起,砸到那几人身上。

一人眼看着打不过,微微颤抖出声:“那人……那人刚走。”

“嗯?”云珈眉目瞬间阴沉了,“那么,就拿你们几个人当替死鬼吧!”

“等……等等!”一人急急出口:“我们几人都没碰,真的,都是刚才那走的……”这句话,再也没说完,就永远说不出来了。

一道清晰而极深的血痕印在喉间,眼睛还是大大的睁开,眉间还是焦急的神色。

“我说了,是替死鬼!不用解释!”

那几人身子一阵轻颤,几人刀剑齐齐指向云珈直向他刺去。

云珈冷笑,站立不动却是剑气冷冷直射开来,几道罡气形成一道钩织的网。

那几人刀剑一刺又猛地一缩,在云珈周身几米处再不能进去一寸,随即,罡气带着刺骨的寒,以及冰晶长鞭一般的攻击力啪的打向那几人,直直打出他们几丈远,都是噗的一口吐出一大滩血来。继而,那剑气发出的细密的针射入几人的肌骨大穴,没入其中,血气顿时上涌冲上脑血。

“云珈。”一声清浅的声音淡淡发出,顺着风声飘过。

云珈满腔的喷发的怒意忽而息下,猛地转身,见沐染不知何时已睁开眼睛,乌黑的瞳孔映在苍白的脸上,似是墨玉静静躺在清雪之中,缓缓流过风朗清泉,与以往的明媚光朗不同,更是多了一分柔软与羸弱,似是一碰便会碎的玉人儿一般,看的云珈心中一阵发痛。

他急急上前,手中长箭啪的扔在地上,半跪在沐染身侧,出手揽住她,将她倚着自己的怀。

“你…怎么样,对不起,我来迟了!”

“无碍,是我,是我自己损了灵力。现在,已经修复了七层,你不用担心。”

“还好,还好你没事,我若晚来一步,你……”

沐染一笑,“不会的,我怎么会让这些猪手污了我呢?若你不来,那些人恐怕便会被这树叶…给抹了脖子。”

云珈默了片刻,眼睛深深看向沐染,忽而轻声道:“我,从未想过你也会身临危险之中,以你的能力也会被这些蝼蚁所侵犯却无所适从。南瑾说的不错,你从来,都只是一个需要人关怀的孩子罢了,我竟是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我一直以为我是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但其实不是,我所看到的你只不过是你的一部分而已,真正的你,我从未明白过,而南瑾,他却懂得。”

沐染笑了,看向云珈的眼睛,缓缓道:“于这一世,我最庆幸的就是与你为友,你真诚,赤诚,明朗,无所偏执,无所索取,至矛盾而直言,至错处而坦然,对于我来说,你是最好的朋友,甚至于胜过亲人。”

云珈微微笑开:“是啊!朋友。你说的没错,于我来说,最庆幸的也便是与你为友。”

即便,这是你我…最近的距离。

忽而,揽着沐染肩膀的手微湿,云珈下意识回过手想要擦干净方才握剑擦的汗,触见那手中的鲜红,忽而一怔。

这是…血…!好多的血……!

他一惊,立即挑开自己先前盖住沐染的外袍看向她的右肩,入眼处一片猩红,淡黄的薄衫已然被红色的鲜血浸染成红色,伤口宽大而深,狰狞的绽开在雪白的肌肤之上。这血色,如刀剑一般似乎直直射入自己的心窝,痛意霎那蔓延。

他颤抖地伸手,抚在沐染的伤口周围。

沐染丝的倒吸一口凉气,看向伤口苦笑:“没想到这么深。”

“怎么…怎么弄的?是谁?是谁出的手?”

沐染缓缓闭了闭眼,又睁开,笑道:“还是,先离开吧。至于伤我的人……”声音忽而变得低沉,语调平直,“我是不会放过的!”

上官红玉,这次,我记住你了!

云珈看着沐染的伤口,腾不开眼睛,须臾,他站起身来一手掂过长剑划入剑鞘,身形一旋飞快而去。

……

过了片刻,那躺在地上被剑气所伤的几人有三人受不住内腹重伤,失了气息。

青肖,凤龙此时已然赶来,见到那场景顿时一愣。

青肖看向不远处的点点血迹,缓缓出声:“看来,我们还是完了一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